广西明利股票网

当前位置:首页 >> 股市大盘

股市大盘

益佰制药景峰医药易主“外行人”,传奇创始人还会东山再起吗?

2021-10-14 11:14:47股市大盘
益佰制药从2009年到2019年,从益佰到景峰,几段婚姻史让这家药企的创始人成为业内谈资。如今,一手打造的公司要拱手相让,实控人叶湘武将何去何从?10月12日

益佰制药景峰医药易主“外行人”,传奇创始人还会东山再起吗?图

从2009年到2019年,从益佰到景峰,几段婚姻史让这家药企的创始人成为业内谈资。

如今,一手打造的公司要拱手相让,实控人叶湘武将何去何从?

10月12日晚,景峰医药公告称,公司控股股东叶湘武于10月12日签署股份转让协议,拟将其及其一致行动人所持有的4398.87万股股份协议转让给北京洲裕能源科技有限责任公司,股份转让价格为5元/股,转让价款总计2.2亿元。

同时,叶湘武同意将其所剩余持有的景峰医药1.2亿股股份的表决权不可撤销地委托给洲裕能源。

受该消息影响,10月13日,景峰医药股价持续下跌,截至收盘,报收4.41元/股,跌幅1.78%。

洲裕能源接手“烂摊子”

本次股权协议转让及表决权委托完成后,洲裕能源将直接持有上市公司4398.87万股股份,共持有上市公司1.6484亿股股份所对应的表决权,洲裕能源将成为可支配上市公司最大单一表决权的股东,成为景峰医药的控股股东,公司实际控制人由叶湘武变更为徐欢霞。

此外,景峰医药的另一则公告显示,为缓解公司资金压力,如期兑付公司债券,公司拟向洲裕能源借款4亿元,借款期限为1年,借款年利率为12%,到期还本付息,合同约定利息合计为4800万元。

据景峰医药9月30日公告,公司“16景峰01”债券余额为3.88亿元,将于2021年10月27日到期,计划通过处置资产进行债务偿还。

那么,本次的收购方洲裕能源到底是家怎样的公司?天眼查显示,北京洲裕能源成立于2021年8月2日,注册资本为1000万元,法定代表人为孙垚,经营范围包括技术推广、技术开发、技术咨询、技术转让、技术服务;软件开发;应用软件服务;企业管理咨询、公共关系服务等。

被没有医疗背景的新公司接手,景峰的未来是否迎来巨变?投资者还需耐心等待。

累累债务从何来

那么,景峰医药为什么会沦落到卖身的地步?

公开资料显示,景峰医药成立于2010年,2014年12月通过借壳ST天一登陆资本市场。

2015年正式改名为湖南景峰医药,主营业务涵盖心脑血管、肿瘤、骨科、儿科、妇科等疾病领域。

更名后,企业股价一度高涨至24元/股左右,而如今已经跌至4元左右。

曾经叱咤风云,为什么如今朝不保夕?从财务数据方面,景峰医药财务境况恶化始于疫情前,主要由于“买买买”之后,债务累计,再加上疫情催化,2019年、2020年分别亏损8.83亿元和10.69亿元。

截至今年二季度末,景峰医药总资产为25.13亿元,总负债18.12亿元,资产负债率为72.08%。

而在2015年至2018年,这家企业的归母净利润一直在数亿元。

而近两年来累计亏超18亿元,主要是因为商誉大幅减值。

借壳前后,景峰医药不断“买买买”,比如,上市前,上海景峰收购了海门慧聚26%股权和锦瑞制药53%的股权。

上市后,景峰医药在2015年1月以4.77亿元收购德泽药业53%股权;同年4月-12月,景峰医药出资设立4家全资子公司。

2016年景峰医药收购持续加码。

1鱼粉再次启动收购,持有慧聚药业和海慧医药69.01%股权;2月份投资4400万元收购锦瑞制药20%的股权,累计持股增至77%;4月份出资8800万元受让安泉先生所持云南叶安医院管理有限公司55%股权;此外,景峰医药在下半年还分别收购科维思生物1.31%股权、Sungen Pharma LLC100%股权、科新生物10%股权以及受让上海方楠49%股权。

以上不计代价的收购,也导致景峰医药商誉居高不下,2016年其商誉高达7.06亿元。

2020年4月30日,景峰医药发布《2019年度商誉减值测试报告》,公司旗下锦瑞制药、景诚制药、德泽药业和科新生物分别计提商誉减值损失5542万元、4251万元、1.98亿元和902万元。

景峰医药从此债务累累,业绩变脸加剧。

商誉减值后,景峰医药的经营活动现金流也不容乐观。

营业收入在2019年和2020年出现断崖式下滑。

2018年至2020年,其营业收入分别为25.86亿元、13.44亿元、8.78亿元,总资产也大幅下滑。

截至2021年中报时期,其总负债高达18亿元,资产负债率高达72%。

从主营业务收入看,景峰医药2021年半年报中,注射剂收入1.97亿元,固体制剂收入2411万元,原料药收入293万元,其他主营收入8935万元。

与2020年和2019年相比,原料药销售等出现大幅下滑。

一面是营业额下滑,另一方面却是销售费用占营业额超六成。

2019年和2020年,景峰医药销售费用分别为9.07亿元和5.96亿元,其中广告宣传推广费为8.07亿元和3.54亿元,销售费用率分别为67.45%和67.90%。

实控人那些事儿

景峰药业易主,让业内人士一阵唏嘘,因为实控人叶湘武的创业经历和几段婚姻叱咤风云,谁也没料到他会让出景峰药业。

一切要从2009年说起,那一年,作为益佰制药的创始人之一,叶湘武因为第二段婚姻失败,正式让位前妻,条件是以9903万元价格带走上海佰加壹医药有限公司97.02%股权。

自此,益佰制药由叶湘武前妻窦啟玲全面接手,而叶湘武通过借壳打造了另一家上市药企景峰。

相望江湖,各自安好。

可是创办了景峰医药的叶湘武第二段婚姻并未天长地久,2019年10月7日,景峰医药发布公告称,实控人叶湘武与一致行动人张慧已经办理离婚手续,解除婚姻关系。

首任妻子是医药界女强人,第二任妻子与自己的女儿年龄相仿,1952年生的叶湘武包揽了医药界的八卦新闻。

婚姻破碎后,其一手创办的景峰医药业绩也变脸,该公司在新冠疫情期间还频繁蹭热点,生产防疫产品,甚至寻找疫苗研发等项目,然而,最终无疾而终。

今年以来,医保控费力度加强,药品降价幅度大,如果没有强有力的研发做支撑,企业发展举步维艰。

而景峰医药几乎面临“前有狼后有虎”的困境,“16景峰01”债务压顶,其主体信用等级从BBB调降至BB,偿债能力越来越弱。

此外,景峰医药子公司也问题不断。

今年初孙公司景峰注射剂因生产劣质药被贵州药监局罚款182万元。

此后,昆明某医院副院长受贿,景峰医药子公司又涉嫌行贿等丑闻,公司股价下挫。

而自去年12月开始,叶湘武就连续减持所持股份约合4407万股,如今更是最终出售控股权,让业内不由期待,叶湘武今后还会东山再起吗?

记者 王丽颖

见习编辑 胡鑫宇

责任编辑 孙霄

财经股市行情新闻:上证指数 3561.76 +0.42% 深证成指 14353.08 +1.54% 道琼斯 34182.63 -0.57% 纳斯达克 14510.94 +0.31%,财经股市大盘资讯景峰医药易主“外行人”,传奇创始人还会东山再起吗?益佰制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