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西明利股票网

当前位置:首页 >> 股市大盘

股市大盘

股指期货退休教授:火箭飞船我都能送上太空,期货为啥做不到盈利

2021-10-14 03:14:08股市大盘
股指期货文/一厢财经前言2012年我进入了一家期货公司,并在这家公司工作了近6年,一开始我负责的是公司的期货研究业务,但2014年公司拿到资管牌照后,我便转去负

股指期货退休教授:火箭飞船我都能送上太空,期货为啥做不到盈利图

文/一厢财经

前言

2012年我进入了一家期货公司,并在这家公司工作了近6年,一开始我负责的是公司的期货研究业务,但2014年公司拿到资管牌照后,我便转去负责公司的期货资管和非标业务。

在那些年中,我遇到了很多令我印象深刻的客户,但让我最念念不忘的,是一个从中科院退休的老教授。


图片非老教授本人

初次见到老教授是816光大证券乌龙指事件那段时间,恰好那天我负责的其中一个期货资管产品正式上线运行,所以整个上午我都和IT部门的同事还有合作的金融科技公司技术人员在公司的小会议室沟通资管产品上线后的风控事项。

老教授就是那天来公司开期货账户的,公司当时只有两个小会议室,不巧的是那几天另一个小会议室正在重新装修,所以大家都抢着用仅剩的一个小会议室。

由于当天我们一直占用着小会议室,而经纪部门的同事接待前来开户的客户时也需要用小会议室,所以不时就会有同事过来看看我们开完会了没有。

上午快11点时,我们沟通完了资管产品上线后的风控工作,从小会议室走出来看到经纪部门的同事正带着一个满头银发的老人家站在门口。

老人家看着很精神,戴着一个深黑色镜框的老花镜,白色衬衣笔挺而又一尘不染,长得非常像我大学时的风险度量课程老师。

我当时想,这应该又是一个刚退休老知识分子吧,毕竟公司有不少这类客户,后来也果然如我所料。

这天之后,公司的大户室里就多了一个熟悉的身影。

由于我办公室跟大户室就隔着一道薄薄的木板墙,闲暇时我偶尔会到大户室溜达溜达,跟大户室里的客户聊聊最近波动较大的品种的走势和看法,慢慢地就跟老人家熟络了起来,聊天的话题也开始不限于期货。

老人家是山东人,两年前刚退休,退休前在中科院从事航天航空方面的工作,也算是将一生中最美好的年华都奉献给了中国的航空航天事业。

退休后,这两年老人家的日子过得倒是清闲,但和大多数老知识分子一样,都受不了这种百无聊赖的生活,不找点事儿做,发挥一下余热总觉得是虚度光阴。

恰好我有个同事和老人家住同一个小区的同一个单元,于是在这个同事的开发工作下,老人家来到了我们公司玩了期货。

刚开始玩期货那两个月老人家做得很是谨慎,通常下单都是一手一手的下,持仓最多的时候也不过四五手,后来下得稍微多一点,但最高也就十多二十手,下单的品种也几乎都是波动水平相对较小的农产品类期货品种。

老教授就这么不紧不慢地玩了大半年,只可惜一直没法做到稳定盈利。

由于我个人对老教授这类科研工作者一直心存崇敬,所以我不时会从交易数据后台系统关注老教授的交易情况,虽说大半年来老教授没盈利吧,但亏损的也不多。

有时候我想,其实这样也挺好,至少让老教授有点事儿做,不至于像以前一样那么无聊。

但我意料不到的是,好玩的事儿,就是从这时候开始的。

有一天我又到大户室溜达的时候,看到老教授的后面坐了一位老太太,面容慈祥又非常有气质,跟人说话都面带笑容,很亲切。

老太太是老教授的爱人,自从老教授玩上期货后天天往公司大户室里跑,俩老人的儿子和儿媳妇又不在本地,剩下老太太一个人待家里更加无聊,于是老太太就常常跟着老教授到公司看老教授怎么玩期货。

图片非老太太本人

此后的几个月里,老太太看着老教授玩得好像总是那么头头是道,但却一直没有像样的盈利,细算起来还有八千多的亏损。

于是,老太太瞒着老教授找同事偷偷也开了一个期货账户,操作手法那叫一个简单粗暴,就是无论老教授做什么单子,她就反着来做同样的单子。

例如,老教授买五手股指期货多单,老太太就买五手股指期货空单。

换句话说,老教授就是老太太的唯一反向下单指标,什么盘面分析,供需分析统统不考虑,跟老教授反着来就对了。

但是这事儿终究瞒不了老教授多久,有天上午我正在办公室看盘,突然听到隔壁大户室吵了起来,听声音是老教授和老太太的,我急忙赶了过去,正看到老教授面红耳赤地坐在电脑前,一副吵不赢老太太又无可奈何的样子,颇具喜感。

老太太则优雅地看着老教授,虽然这微笑中带着满满的爱意,但也掩盖不了还带着一丝得意的嘲讽。

原来就在刚才老太太跟着老教授下单时,不小心被老教授发现事情的真相,老教授的火气腾地一下就上来了,两人立时就吵了起来。

而此时的大户室里,大家除了默默看着这两老人家外,也不知道该劝谁,再加上事情本身太具喜感,大家只能强忍着内心想笑的冲动,两处安抚。

自打这天之后,老太太就不怎么来公司了,老教授来的次数也渐渐少了许多。

大致过了一年之后,老教授也不来公司了,虽然后台的交易数据显示老教授依然在玩期货,但下单的频率已经很少,有时候一周几笔,有时候连着一个月都不下一单。

但老教授和老太太的事儿,我依然印象深刻。

其实,就在老太太和老教授吵架的几天后,我从交易数据后台系统里调取过老教授和老太太的详细交易记录。

在老太太反向做单的那几个月里,相当稳定地盈利了一万两千多元,而老教授则大致亏损了一万元。

想来也是可笑,因为从交易的角度上讲,老太太无疑是成功的,盈利稳定,回撤又不大,年化收益率还高,妥妥的金牌交易员一枚,但细究之下谁又能想到竟还有这么一出闹剧。

几年后,基于个人未来发展考虑,我选择离开了前公司,而老教授后来也不玩期货了。

不巧的是,有次在一家饭店吃饭时碰到老教授,闲聊着便聊起着以前炒期货的事情,老教授略不服气地对我说:火箭我都能送上天,为什么期货我就不能做到盈利呢?

我认真地想了想,微笑着对老教授说:期货能做到盈利的人,他们就能把火箭送到天上去吗?


欢迎关注,您的点赞也有助于我们创作出更好的文章!

财经股市行情新闻:上证指数 3561.76 +0.42% 深证成指 14353.08 +1.54% 道琼斯 34182.63 -0.57% 纳斯达克 14510.94 +0.31%,财经股市大盘资讯退休教授:火箭飞船我都能送上太空,期货为啥做不到盈利股指期货。